对话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别让疫情击垮
2020-05-02 11:32 来源:未知
对话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别让疫情击垮
阳江日报

  新冠疫情仍在全球持续,“封国”“封城”等画面在多个国家上演,阻断病毒的同时也令经济和公共服务陷于停摆。联合国近日一份政策简报称疫情将在教育、营养、健康、安全等方面影响全球15亿儿童和青少年的福祉。其中,对贫困家庭和贫困儿童的影响更甚。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下称“基金会”)秘书长方晋通过对基金会多个项目点的跟踪观察,体会深切,“由于疫情,很多针对贫困儿童的公共服务无法提供”,而他发现更突出暴露的问题是,疫情期间普遍在家上网课的农村儿童,受困于硬件缺乏、家庭支持薄弱,城乡教育信息化差距显露无遗(参见“缺宽带少电脑,调研发现近半农村学生不能按时上网课”)。

  1997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设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宗旨是支持政策研究、促进科学决策、服务中国发展。过去十余年间,基金会先后推动农村学生营养午餐(后更名为“阳光校餐”计划)、儿童营养包项目、“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和“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等项目。

  作为基金会现任秘书长,有着多年经济学专业背景的方晋同时还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中长期挑战等重大问题。方晋以发展经济学视角观察贫困地区的痼疾,曾多次呼吁要对儿童早期进行投入,投入越早,效果越好,更能从根源上消除贫困。

  从营养到教育,中国偏远贫困山村的儿童始终是基金会关注的焦点。2011年和2012年,学生营养午餐和儿童营养包项目先后进入国家政策。目前仍在推动中的“一村一园”和“慧育中国”等项目,也通过学前教育和早教入户改变着数十万家庭的命运。其中,“一村一园”利用农村闲置场所和本地幼教志愿者,低成本设立山村幼儿园。“慧育中国”则通过入户家访,针对贫困农村0-3岁儿童开展早期养育试点。

  新冠疫情期间,上述项目不得不暂停进行。2月下旬,营养包恢复发放;3月起,“慧育中国”试点陆续恢复运行;山村幼儿园目前仍未全面重启。中断的贫困地区公共服务将给这些儿童带来哪些影响?疫情又令贫困儿童面临哪些新挑战?近期,方晋接受财新记者专访,讲述了他的观察和担忧,并介绍疫情平稳之后,基金会项目受到的影响和发展转向。

  方晋:我们通过发问卷的方式做了关于孩子在家上网课的调研。疫情期间,因为要用信息化手段教学,实际上暴露出城乡信息化教育的巨大差距。我们都很担心,特别是毕业班学生,到时候中考高考就能看出问题了。

  原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贫困农村的孩子们,家里硬件条件跟城里孩子不能比,不要说跟大城市孩子比,就在一个贫困县里,村里的孩子、乡镇的孩子和县城的孩子就能明显看出三个档次。很多农村孩子没有电脑和平板,只能用手机,而且也不是都有手机。用手机上网又有两个问题,一是效果不太好,二是流量要产生费用。不像县城孩子,基本上都有手机、平板或电脑,学习效果差距非常大。

  第二是家庭支持很薄弱。其中一个原因是贫困农村的孩子家长本身受教育程度不高,在疫情期间对孩子功课辅导可能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差距也非常明显。另外一个原因是不重视。现在上网课,孩子们只能在家里面,很多时候要靠父母来支持,特别低年级的孩子,这又是一个很大的差距。

  方晋:以前我们对农村信息化教育关注点在学校,学校里安装各种电子设备、完善网络环境,通过远程教学拉平农村或者偏远学校和县城的差距。这次暴露出要实现信息化教育,家庭发挥的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

  这次疫情提醒,信息化教育是个大趋势。有了网络和智能设备,我们其实可以随时随地拥有优质资源支持学习,这是件好事。但是贫困农村可能还不具备这方面条件。

  财新记者:受疫情影响,“山村幼儿园”、“慧育中国”和“营养包”等项目也暂停了,这几个方面会带来哪些影响?(编者注:“山村幼儿园”项目利用农村闲置场所和本地幼教志愿者,低成本设立山村幼儿园,希望推动政府为贫困地区农村村一级3-5岁幼儿提供免费教育;“慧育中国”通过入户家访,指导贫困农村家庭更好地养育和照料0-3岁儿童;“营养包”针对中西部贫困农村地区6个月至2岁孩子,定期发放含蛋白质、维生素的营养包,满足其营养需求)

  方晋:幼儿园这期间都关了,早教入户家访服务停止。这肯定对孩子发展有影响,本来它是连续的过程,每周都有一次。因为疫情,起码得停两个月。同时很多家长都回到了家里,这算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支持—家长有更多时间陪孩子了。

  营养包发放率也降低了,村医不能下去发,人家也不能来领,孩子肯定中断了一段时间。四川雷波县是我们项目发展比较好的地方,平时发放率超过90%,但是在2月份的时候不到80%。这些家庭半个月来领一次营养包,所以最后影响倒也不是很大,2月最初半个月没有领。2月15号以后情况有所好转了,一次都领走了。中间少吃了一段,但毕竟没有断很长时间,对孩子健康影响不是很大。(参见:免费山村幼儿园试点十年 下一步钱从哪来?;“山村幼儿园”项目10年 有飞跃有挑战特稿0-3岁早教试验,贫困地区先起步特稿变味的营养包,贵州营养不良改善项目怎么了?)

  方晋:疫情会造成脱贫攻坚任务更艰巨,返贫可能性上升,因为经济在全面回落,就业压力增大,包括这些贫困县的农民工出不来,他就少两个月的收入,生活压力是在加大的。家庭收入减少了,儿童肯定也要受影响。

  因为疫情,很多针对儿童的公共服务提供不了,除了我们做的试点,还有其他的,像儿童福利、儿童保护这些都会受影响。比如儿童安全问题可能在非洲比较突出,在中国不是那么突出,但不是说没有。

  方晋:前一阶段,虽然山村幼儿园没有开,入户家访没有做,但是我们一直都和山村园老师、家访员保持紧密的联系,做了很多线上培训。培训内容包括疫情期间怎么做好防护工作等公共卫生知识,让他们把这些信息传递给农村家庭和孩子。

  家访员都会给负责的各个家庭打电话,第一是督促他们,过去做的游戏,家长们一定要继续和孩子一起做;第二是向他们传递疫情防护知识,让他们不要到处乱跑以及注意戴口罩,本身也起到了一定的社会服务作用。

  方晋:农村教育信息化项目会是今年的重点之一。通过疫情期间的调查,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以前也有项目基础,现在已经在积极的和很多企业和社会组织合作,通过开展试点做一些补足农村教育家庭信息化短板的事情。

  另外我们也准备把一些公共卫生知识引入到山村幼儿园课程,特别在贫困农村地区,一些地方卫生条件环境条件比较差,硬件条件可能也不具备,我们现在准备从各个方面改善环境,并且把洗手、戴口罩等卫生习惯培养引进去,融入到我们现有的项目当中,让孩子们从小就有这方面的意识。

  方晋:需要建立一个对贫困家庭、贫困人口和贫困儿童的服务网络,能够延伸到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确保每个孩子的情况我们都了解,遇到任何问题,我们都可以及时响应。那些没收到营养包的贫困孩子吃饭问题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应当构建这样一个网络,遇到问题或预警可以及时去干预、去了解。

  再遇到如疫情一样的突发情况,网络可以起到掌握信息和提供服务的支撑作用。当这些家庭和孩子需要支持和帮助的时候,可以及时迅速地联系到相应的部门或组织。

  方晋:这与基金会的性质有关,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机构,我们的宗旨是支持政策研究,通过研究来影响政策。和单纯做项目的公益组织相比,政策研究和倡导能力是我们的相对优势。

  贫困地区的儿童面临不利的社会和家庭环境。如果在儿童发育敏感期的早期对其进行干预,让贫困儿童能够有充足的营养,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那么就有机会阻隔贫困的代际传递,提升国家的人力资本。这是一个回报率非常高的社会投资,可以从根源上消除贫困。

  我们关注贫困地区儿童,因为他们的问题必须通过政策或者公共服务解决,依靠市场解决不了,家庭自身也缺乏足够的资源去解决。城市儿童的一些需求可以通过市场化手段来解决,教育问题和营养问题也不用担心,这些地方即使需要政策发力,很可能也是一种鼓励性的政策为主,通过它激励市场发挥作用。但市场导向的企业很少去贫困农村,因为常常无利可图,而地方政府财力又不足。贫困地区资源是非常缺的。

  政府的资源依然是有限的。比如教育,我们提出要增加对教育的投入,那么势必要挤占国防、卫生或者基础设施投资等其他项目的投入,政府需要做权衡。在教育之中,投学前教育还是职业教育?即使投学前教育,还涉及到投城市还是农村?这里面都需要政府做决策,我们希望为决策提供一个科学的、有说服力的证据。

  方晋:山村幼儿园虽然还没有上升到国家层面政策,但是在地方,因为效果明显,我们通过和地方政府合作,已经把它变成地方事实存在的推广模式,实现了一定的地方政策影响。我们的做法就是在更多的地方,跟当地政府紧密合作,把我们做好的项目交给他们,去在当地推广。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开更多试点,在一些力量还比较薄弱的地方做先期投入。

  慧育中国的复杂性在于它是个空白,从国家也好,地方也好,对早期发展的认识本身有一个过程。这个项目还是在积极推动的阶段,我们也要通过试点充分证明一点。我感觉它可能最后还是会像山村幼儿园一样,国家层面出台政策还需要一个过程。但一些地方如果看到项目的好处,有决心有财力的地方政府有可能先把它变成地方政策,这是我们现在积极在推的方向。

  方晋:不排除会进入新的领域。基于两个原则,一是切中儿童发展的痛点难点。二是必须有政策影响,如果是能够通过市场或家庭自身解决的问题就不是我们研究的范畴。

  从学生营养午餐开始,我们一贯的路径就是不断发现新的空白点,不断去尝试填补政策空白。通过做实验去证明它的有效性,建议政府采取政策。慢慢进入学前教育、早期营养和养育、职业教育等领域。

  方晋:第一个影响是我们所有项目在时间上都要有所推迟。第二个,实际上我比较担心筹资压力。我们的几个捐赠主体——社会各界、公众和企业,他们的关注点可能都会受疫情影响而转移到公共卫生方面。公共卫生也很重要,但希望对贫困儿童的重视程度不要降低。我们需要靠各界捐赠来支持这些试点项目。

  总体上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儿童项目是百年大计,对国家长远发展起到关键作用,我们还是会继续推“阳光起点计划”(目标是在2025年建立两万所山村幼儿园、在两万个村开展“慧育中国”试点)。我们也会借这个机会,在未来在做儿童项目设计的时候,把疫情暴露出来的公共卫生等问题考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