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阿:画“现代的古人”(图)
2019-04-15 12:49 来源:未知
夏阿:画“现代的古人”(图)
阳江日报

  萧何骑车追韩信、簪花仕女拿起杆、愤怒的小鸟飞上了宋徽宗《花鸟图》的枝头、蜘蛛侠倒挂在山林间一段时间以来,一组“现代古人”的画作在网上流传。

  这些画作都是在临摹中国画的基础上,乱入了很多现代漫画元素,或者混搭着诸如自行车、杆、手机、平板电脑等现代设备,每一幅画作都让人忍俊不禁。这些作品的作者名叫“夏阿”,如今他在网络中人气极速蹿红。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如果有人评价“现代古人”系列作品是破坏中国画的意境或是古人,你会怎样回应?

  夏阿:我在乎那些不相干的人看法干吗?画画是自己的事,我没空理别人的看法,他们怎么看,他们自己随便。

  快报:如今在微博上,将经典画作进行再创作的人不少,比如顾爷等,一边创作一边为人们讲解艺术知识。未来你有没有可能借着这些作品,给大家普及一下关于中国画的知识呢?

  夏阿:我的想法在我的脑子里,都是具体的画面,没法跟人具体说是什么,而出画集这件事要看哪个出版社愿意,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很多网友在看了夏阿的“现代古人”后都会忍俊不禁,夏阿曾说,“如果大家在下班途中,站在地铁上打开手机,看到我的画,能够有那么几秒是微笑的,开心那么一会儿,我就非常高兴了”

  夏阿是“80后”,他从小学习画画,高中进入一所艺术学院附中,大学学的是设计与装饰艺术,毕业后从事绘画相关工作。如今他生活在南京,平日里除了画画,还兼做网店。采访时,夏阿告诉记者,“现代古人”的创意来自2014年他与一位微博段子手的聊天,“我俩在那儿胡说八道画什么好玩,于是,就成了大家现在看见的那样。”

  近几年,将古代书画作品进行现代“改编”的情况不在少数。就在几年前,故宫博物院推出了动画版《雍正行乐图》和《十二美人图》,让皇帝、妃嫔“动了起来”,更加生动逼真地展现了古代宫廷贵妇高贵典雅的生活。对此,夏阿说,他的作品和故宫博物院曾经推出的动画版创意并不属于一类,“现代古人”系列完全是他的独创之作。

  很多网友在看了夏阿的“现代古人”后都会忍俊不禁。夏阿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如果大家在下班途中,站在地铁上打开手机,看到我的画,能够有那么几秒是微笑的,开心那么一会儿,我就非常高兴了。”

  对他来说,画画这件事本来就是为了让自己开心的,那是一种“过程的喜悦”。当然,作为一个画画的人,自己的作品被人看见,能使人们会心一笑,自己也一定是很高兴的。

  与夏阿的交流中,感觉对方就像个可爱的“大孩子”,说起话来简单、干脆又直接,而这些特点从他的画中也能十分清晰地表现出来。在他的笔下,奥特曼和小怪兽玩儿起了儿时的竹马,仿佛在说,“儿时的你不是小怪兽,我不是奥特曼,岁月青葱,我们都不再是当初的自己”

  刚开始使用微博时,夏阿就陆续将自己的作品放到网上,到了“现代古人”系列时依旧如此。在微博上,很多网友表达了对“现代古人”的喜爱之情,不过,也有人质疑夏阿中国传统文化,不尊重传统。对此,他以“传统文化怎么就那么脆弱呢?动不动就被扭曲了”来回复这样的质疑之声。

  与夏阿的交流中,感觉对方就像个可爱的“大孩子”,说起话来简单、干脆又直接,而这些特点从他的画中也能十分清晰地表现出来。在他的笔下,奥特曼和小怪兽玩儿起了儿时的竹马,仿佛在说:“儿时的你不是小怪兽,我不是奥特曼,岁月青葱,我们都不再是当初的自己。”

  画中,几个古代的娃娃围着太阳系的行星玩儿着弹球,超人和蝙蝠侠成了左右门神他将现代元素融入古代,画面像穿越了一般,别致新颖、引人入胜。与此同时,每幅画都极具个人特色,显示了他的简单、有趣、富有想象力。

  夏阿说,对于国画他非常不擅长,只是小时候画过一些,有一点基础而已,不过,对于中国传统绘画,他一直是非常喜欢的。他的“现代古人”系列作品都是用手写板创作,并不是纸本作品。

  2015年5月,夏阿的作品展在上海举行,通过网络和个人的影响力,每天都有上千人来观展。不过,如今夏阿本人并不喜欢在媒体上露面,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照片公之于众。

  他给自己画了一幅画像,画像中的他神情略显疲惫,仿佛和他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幽默风趣相去甚远,“我觉得自己不幽默。画画没有灵感的问题,想画就画,我随时都能想到我要画什么。”

  在他的头脑之中,想法每天都有,他能想到的题材有很多,而现在画出来的也并不是想法的全部。他并不担心想枯竭,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太“荒谬”了,想层出不穷。当然,“好玩”是夏阿创作这些作品的出发点,未来他还将继续“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