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诗句写在东天山下
2019-12-05 12:33 来源:未知
把诗句写在东天山下
阳江日报

  当地人说,这种植物叫“骆驼刺”。它们的种子随风播撒,很快就会将根系深深地扎进地下。不畏干旱、耐得住严寒,默默繁衍,淡然而坚毅。

  三年的漫长岁月,让天山雪、塞外风、葡萄架、胡,都化入了他们的血脉,他们的心胸已装得下辽阔的天地,就连寂寞也被他们咀嚼成了诗行。

  他们学会了像“骆驼刺”一样,把根系扎进地下。以笃定的信念、满腔的热情、一身的才华,为这片土地源源不绝地注入着欣欣向荣的力量。

  一次选择,改变了一个人一生的命运;一个群体,重塑了一片土地的新生。那一天,天真冷,有一群河南人去援疆。他们用澎湃的,征服了戈壁滩的荒凉,克服了生活的不适,将身心融入那片苍茫大地。

  躲在电梯里,一直故作镇定的孙文中眼圈红了,他心里清楚,这次去新疆,期限是3年,中间探亲假的时间将会屈指可数,等他结束援疆任务时,女儿将变成一个小学生。

  这一天,是2010年12月29日。那一天,天真冷,一百多名来自河南工、农、商、医、教等领域的精英,裹紧衣服,告别家乡,迎着寒风,从郑州出发,一路西进,踏入新疆哈密地区。

  趟过时间长河,跨越万水千山,记者发现,自古以来,新疆与河南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又吸引数以万计的河南人一路西进,到新疆创业,支援边疆建设,给这片神奇的土地注入更为新鲜的血液,添上更美丽的一笔。

  1950年,新中国成立伊始,河南省便抽调一批干部支援新疆;1952年至1954年,河南数批公安干警和管教干部调来新疆;1955年,郑州、洛阳千名学子组成学生大队来到天山南北;1956年,5万多名河南青壮年奔赴新疆垦荒造田;1958年、1959年连续两年,许昌1000余名中学生进疆深造,毕业后分配到新疆各地;1965年,新疆又接收安置了数万名河南知青及家属……

  “在河南谈中国,是一种骄傲和自豪;而在伊吾县与蒙古国的界碑前谈中国,则是一种责任和担当。”3年后的今天,站在天山脚下,河南援疆干部、如今挂职哈密地区伊吾县县委的郑援越在谈起自己的援疆体会时,神色凝重严肃。

  伊吾县又堪称哈密地区的“东北大门”,伊吾县境内,共有274公里和蒙古的边境线日,天山北麓的伊吾县,飘起了雪花。

  纷纷扬扬的小雪随风飘下,轻轻地盖在天山上,洒落在幻彩湖边,灰白的天空下,苍茫无际的褐色戈壁滩,越发幽远。

  “下雪意味着空气能湿润一点。”在刚刚到达哈密伊吾县时,由于不习惯这里的干燥环境,郑援越经常流鼻血。

  事实上,对于环境的不适,几乎在每一个援疆干部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呈现。一些河南援疆干部,由于对当地的水质不太适应,患上了胆结石、肾结石。

  “刚开始的半年内,确实有点快疯了。”由于长期居住在戈壁滩上,没有网络,很少见人,吴小波坦言,“那段时间心理上很煎熬。”

  翻越过这段心理低谷后,一半以上的援疆干部成了“边塞诗人”,学会了写诗,百分之七八十的援疆干部成了“摄影家”。

  “想家的时候,就自己给自己安排加班,忙起来,就顾不上想了。”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援疆干部李宜鹏现任哈密日报副社长、副总编,并负责河南援疆前指宣传工作。

  为了更好地熟悉每一位援疆干部的生活、工作环境,他常常奔波在哈密地区一市两县之间,“只要是散居在乡镇、戈壁滩上的干部,我都要在他们那里住上一晚,亲身感受援疆干部的喜怒哀乐。”

  他多方寻找各种有关哈密的书籍,一年时间读了100多本,从中挑选出40多本,在哈密日报上整整连载了一年的专栏文章《书中的哈密》,向读者讲述古往今来的哈密,既为哈密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文化财富,又克服了来疆后的不适和孤独。

  河南援疆干部陈志伟认为,如果把当初选择进疆比喻成“出发”,那么,新鲜过后,心态再次调整,则是“再次出发”。在陈志伟看来,第一次出发,是抱着干一番事业的冲动,是一种理想,一种抱负;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孤独寂寞,重新调整后,又一次出发则是一种沉淀,一种思考,一种责任,是一种再次上路后的自信。

  那是一种胸襟开阔的快意,好像地气缓缓向灌注,劳累退却了,人却获得一种补养。大自然,淬炼着人的体格,也锻炼出新的境界。